返回首頁
美文推薦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薦 / 正文
今年何事乞西賓

  柳宗元詩云:“若道柳家無子弟,往年何事乞西賓。”“西賓”就是“西席”,古代老師的別稱。只要有孩子,就得“尊師重教”。只是老師的“情懷”各有不同。

  中國男足不出意外地又輸了致命場次——當然,這個根本不算新聞——然而里皮指導的反應和球迷的反應都異常強烈。不同的是,里皮老師雖有2000萬歐元的身價,卻是厭煩之極,堅決辭職。而球迷們則是放手調侃,劍走偏鋒,全是黑色幽默。相比之下,西安的那位外籍教師,為了防盜,每次上課前都要卸掉自行車輪,可謂耐心細致,不厭其煩。而真正“正能量”滿滿的是穿著婚紗趕去上課的“女西賓”——課比天大,學生嗷嗷待哺,耽誤不得。筆者不能不慨嘆:美女老師把自己嫁給了講臺。

  

  朱燕祥 畫

  滄海月明珠有淚

  藍田日暖玉生煙

  這是李商隱名詩《錦瑟》里的名句。似乎不必解釋了。但是,大家每每考據典故,解釋為男女之思念,或懷念故去之人,頗有“七寶樓臺,拆碎不成片段”的“以己意為之”。筆者還是認為清代學者何焯評論得到位:“滄海、藍田言埋韞而不得自見;月明、日暖則清時而獨為不遇之人,尤可悲也。”換言曰:自己如同棄置滄海里的明珠,唯有暗自垂淚。而理想早已如同藍田玉山上的蒼狗白云,可望而不可即——追述生平、自懷身世也。

  竊以為此聯恰恰說明了筆者對于中國男足的失望。

  遙想1992年,一直不景氣的中國男足,在亞洲杯比賽上差強人意,前一階段可圈可點,到了半決賽才2:3被日本隊逆轉。但是球迷們沒有失望,相信“希望還在,明天會好”。筆者在1993年初的《足球報》上發表過一闕“沁園春”曰:“風雨雞鳴,浩嘆齊天,月落朔方。恨折戟西亞,不堪回首,巴山蜀水,依舊凄涼。戰鼓擂飛,欄桿拍遍,人去樓空淚萬行。憑誰問,那黑白世界,一飲千觴。合當似醉如狂,是七尺男兒血自剛。縱千帆過盡,癡心不改,高丘無女,死守東窗。北美云翻,南星耀目,再嘆緣愁似個長。還堪笑,竟狗年又夢,國色天香。”

  無奈風風雨雨走過了26年,男足教練換得比閃電涂上潤滑油還快,仍然是“一蟹不如一蟹”。時至今日,男足連亞洲三流球隊也打不過了。

  北京時間2019年11月15日,在無人防守而自擺烏龍不敵敘利亞的賽后,網上長長短短全是揶揄足球與足協的段子——道是“土豪給智障兒子請了個哈佛家教”,以至于讓我們不得不佩服男足對于中國喜劇美學的貢獻。而主教練里皮怒不可遏,堅決宣布辭職,隨后足協發布微博致歉,并接受里皮的辭職請求。

  足協道歉信只用了一個成語:“中國男足表現差強人意。”然而,作為中文系教授的筆者還是要指出:用錯了。各類成語詞典都有解釋,“差強人意”指的是“比較地能夠使人滿意”。滿意嗎?筆者自然不知道,如果足協認為滿意,因為一如既往地“發揮穩定”,我們當然沒有話說。

  而且,必須鄭重地提出表揚:足協致歉了,這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里皮教練說:“我年薪很高,我承擔全部責任。”可惜有的責任他承擔不了,無奈愿打愿挨,小小球迷管不了那么多。不管里皮外皮,能治好中國足球病的老師,可能還沒有出世。我們只是想說:尊敬的足協領導,下次致歉之前看看字典詞典,千萬不要再把唯一的成語用錯了。

  內苑只知含鳳嘴

  屬車無復插雞翹

  這是李商隱詠史詩《茂陵》的頷聯。

  茂陵是漢武帝的陵墓。“鳳嘴”是一種膠泥,傳說漢武帝在華林苑射虎,弓弦折斷,侍者用口水濡濕膠泥,粘合斷弦繼續打獵。皇帝出巡時,車前插有羽毛的鸞旗,百姓稱之為“雞翹”。此詩議論的是偏愛游獵求仙的漢武帝死后,終于不再游獵出巡。

  筆者引用此聯者,乃是力圖評論一則“幽默新聞”:2019年11月中旬,陜西一家高校的外教老師大衛成了網紅。有圖有真相:他每次都帶著一個自行車車輪走進課堂。

  當然,作為輔助教學的教學用具,車輪算不得稀罕。前不久就有化學老師帶大閘蟹、泡面、奶茶教學的。但是,大衛老師帶車輪上課與教學無關。他僅僅是為了兩個字:防盜。大衛老師丟過兩三次自行車,有同學建議他每回都帶上工具,卸掉一只車輪去上課,他聽取了。“如果沒有這個輪子的話,自行車肯定不會被偷,就算偷了他們也帶不出去,因為門衛看見這個自行車沒有輪子,肯定就會想到是偷別人的”,大衛說,“卸輪”之后,果然自己的“屬車”再也沒有丟過。

  得知“大衛屬車卸雞翹”的新聞,筆者實在是啼笑皆非。高校的自行車幾乎是社會上扔掉的舊車的集合,北大清華一般都是師兄弟“一代傳一代”,好多是不要錢的贈送,也好多是不上鎖的。不知道“陜西某高校”為什么不是這樣。而且,為“大衛屬車”提出“合理化建議”的學生,天知道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天才。不是有新聞說“外國朋友丟車很快就能找到”的嗎?“陜西某高校”的小偷為什么這樣肆無忌憚?校園治安為什么這么糟糕?逼迫一個工作了23年的老師回回上課卸車輪,是不是該反省一下呢?這是要影響招生與評估的呢!

  不論今后有沒有必要再在“大衛屬車”上面插上特殊的“雞翹”,筆者總是覺得該新聞的調侃意味僅次于說國足是“同情敘利亞”。而且,也著實不愿意“形象思維”大衛老師掂著車輪進教室的“幽默形象”。

  閉門推出窗前月

  投石沖開水底天

  讀過古代小說《醒世恒言》的都知道,這是“蘇小妹三難新郎”里,蘇東坡的妹妹蘇小妹“刁難”夫君秦少游的聯語。

  早已經有人考證,小說里的“蘇小妹”與秦少游風馬牛不相及。然而,文學名篇早已經把“千古佳話”定格。才子才女的故事歷來賞心悅目。

  與蘇小妹、秦少游、蘇東坡的浪漫相比,我們時下的“蘇小妹”常常沒有了“窗前推月”的閑情逸致,尤其是中小學教師,兩眼一睜忙到熄燈,“浪漫”或許只有在夢中。

  2019年11月16 日《北京青年報》消息:鄉村教師不想落下一節課,婚禮當天穿婚紗上課——說的是河南省新鄉市延津縣豐莊鎮秦莊小學25歲的女教師劉美迪,在婚禮當日化完妝等接親的間隙,給同學們上了一堂課。

  劉老師2018年畢業于河南師范大學新聯學院,通過招教考試進入秦莊小學。該小學一共只有8名老師,要負責5個年級137個孩子的課程。校長告訴記者,因為教師不足,很多老師都是一個人兼任好幾門課。為了留下優秀的劉老師,校長主動為她介紹了男友,兩人非常投緣,不久便定了婚。因為娘家離婆家較遠,征得父母同意后,劉老師決定從學校出嫁,“劉老師說學校宿舍是她第一次有自己的房間,學校也像她的另一個家”。11月14日早上,她化完妝后,等待接親的車,穿著婚紗的劉美迪來到教室,給孩子們上了一堂《雪孩子》。婚車抵達,孩子們搶著給劉美迪送上賀卡。婚后第二天,劉美迪又回到教室里,不同的是,這次她是帶著新婚丈夫一起來的。校長說:“劉老師說回學校上課也是回‘娘家’。”

  “窗前月”“水底天”當然是詩意盎然的,然而,《雪孩子》、講臺上穿著婚紗上課的劉老師,同樣別有一番浪漫。二者之間有古今不同的情趣,更有不同的境界。

  其實,每一個有事業心、有責任感的老師,都有意無意地把自己“嫁給”了三尺講臺。正如一位詩人所寫的《畢業季》:畢業季 快門如焊槍/切割半空的流星雨/留言溫熱而濕潤/介于表白與躲避之間/講義是剪碎的地毯/操場上 屬于靈魂的音樂/緩緩進入血液/白云繼續偷窺/小燕子穩穩地蝶游/只有星空默默回味著/呼喚相追逐的聲音/眼前無長物/窗下有清風/你說過 窗外有風時/都是我給老師說話/而教室里/墻與墻在轉彎處相依/老師不走/老師走不了/點名冊的最后一行/是她不變的歸宿。

責任編輯:李昂
相關稿件
广西快乐10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