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文化動態CURRENT AFFAIRS
文化動態 / 正文
回顧與反思 2019電視劇觀照

  2019年是特殊的歷史節點,站在這個歷史節點上回望過去,中國已經走過了七十年的風雨歷程,中國電視劇搭載著時代的列車,已經度過了六十一年的崢嶸歲月。在即將落下帷幕的2019年,回顧這一年電視劇市場百花竟放,出現了不少爆款佳作,體現了電視劇的質量在逐步攀升,但在一片贊譽聲中,我們也應該對電視劇存在的問題保持理性客觀的態度。

  現實主義走向:通俗現實主義還是庸俗現實主義?

  今年的電視劇市場佳作頻出,各類型劇摩拳擦掌爭先霸屏,在眾多類型中現實主義風格的電視劇可謂“笑傲江湖”,2019年開年,《都挺好》一炮而紅,自開播后人氣一路飆升,此劇圍繞五口之家的家庭紛爭揭露了家庭當中存在的問題和弊病,劇中涉及的“原生家庭”“贍養老人”“媽寶男”等問題戳中了現實痛點,引發了觀眾強烈共鳴,觀眾稱其為當代中國家庭圖鑒。暑期檔不得不提的是家庭教育題材劇,繼《小別離》之后《小歡喜》登場,劇中黃磊、沙溢、海清、陶虹和年輕的四個孩子成功地塑造了高考家長和孩子的形象,反映了高考帶給每個家庭的影響,具有很強的代入感。此外《帶著爸爸去留學》《少年派》《人民的財產》《逆光》《我們這些年》等現實主義風格的電視劇也受到喜愛好評。在這些好口碑的具有現實主義風格的電視劇都具有通俗現實主義的審美走向,我國的電視劇通俗現實主義開啟于2000年播出的《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在這部劇當中展現了該時代中主角張大民的的日常生活,記錄了小人物的酸甜苦辣的生活,開啟了通俗現實主義的先河。通俗現實主義摒棄了宏大的視角和華麗場景,通過刻畫平凡普通人物的喜怒哀樂,記錄他們生活中的瑣屑小事,開掘出日常審美的美感和價值。通俗現實主義作品之所以打動觀眾,原因在于它的敘事內容貼合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它的敘事邏輯符合現實生活的邏輯,它的審美價值是在生活褶皺處窺見真實而散發出的鮮活生命力。但是,要做明確區分的是,通俗現實主義不能等同于庸俗現實主義。庸俗現實主義是遠離百姓日常生活,違背藝術審美的,違反現實邏輯的。如電視劇《我們這些年》,劇中的一些情節嚴重割裂現實生活,女主角的一些價值判斷背離社會倫理價值的,其中的有些集數明顯是為了湊電視劇集數與整個電視劇沒有什么必然聯系的。這樣的電視劇顯然已經背離了通俗現實主義的審美價值走向了庸俗現實主義的反方向,這種現象是要在現實主義劇作創作當中要避免的。

  史詩敘事:“史”與“詩”的割裂

  進入獻禮季,一大批兼具國家情懷和文化內涵的主旋律年代劇紛紛熱映,以其磅礴恢弘的歷史視野和真實動人的歷史故事打動了眾多電視觀眾。在2019年電視劇豆瓣Top10當中,受歡迎的年代劇就占到了6部:《國家孩子》《老酒館》《奔騰年代》《特赦1959》《希望的大地》《光榮時代》,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年代劇佳作頻出,如《激蕩》《在遠方》《外交風云》《瞄準》《大時代》等,這些年代劇年代劇將個人成長和國家命運集體情感相融合,從不同年代,不同人物,不同視角描繪了新中國波瀾壯闊的發展歷程,記錄了中國人民在歷史浪潮中拼搏前進的奮斗歷程,書寫了大國崛起的壯麗篇章。在這些氣象磅礴的年代劇試圖通過對不同時代社會情狀的書寫和重大變革的記錄鑄就一種廣闊宏大的史詩敘事。那么藝術作品具備什么才可稱得上“史詩”作品?龐德說,“史詩”是一首包含歷史的詩。這里指出了“史詩”是歷史內容和詩歌神韻和諧統一。黑格爾說,“史詩”還應該是民族精神和以及這超越民族性的一般人類的東西。由此我們看到黑格爾強調“史詩”在精神思想上的超越,超越單個民族的精神而上升到人類的高度??v觀2019年的電視劇,年代劇是較為貼近史詩審美的電視劇類型,但是與史詩的內涵價值仍有距離。在這些叫好的年代劇諸如《國家孩子》《老酒館》《奔騰年代》《特赦1959》《希望的大地》《光榮時代》當中,我們能感受到制作者傾注巨大人力物力為我們還原了歷史時空,看到了過去時代的生活場景和生活方式。但是我們很難從這個還原的歷史軀殼中感受到那個時代的氣質和神韻。這些真正深刻的東西不是通過導演組搭建八九十年代的廠房,收集祖輩父輩的生活用品添設在劇作當中就可以實現的,而是要透過這些人物、場景、器具看到那個時代珍貴的精神和崇高的品格。此外,當下的年代劇的局限性還體現在只是反映了本民族的精神演變并未觸及上升到人類精神的共性上,我們是人類洪流中的涓涓細流,人類精神當中優秀崇高的的精神是滋養全人類的共同養料。當下的電視劇只關注到了個別時代個別人物的歷史故事,如電視劇《巨匠》《在遠方》《激流》本末倒置,將個人情感置于了歷史之上,圍繞男女主人的感情糾葛大作文章,完全丟失了歷史精神和史詩品格。有的電視劇就是掛著歷史劇的羊頭賣肥皂劇的狗肉,全劇當中流水賬的敘事和注水劇的臺詞占比居多,全然丟棄了電視劇的“歷史”初衷,更不用言“詩性”了。電視劇若想達到史詩巨作的高度,不是具備寬廣的時空跨度和宏闊的敘事規模就夠了,還要有對歷史對現實的提煉和把握對人性的透視和揭示。否則只是有皮不及里,隔著歷史的靴子未撓到時代的癢。

  回望2019年電視劇,現實主義劇作和年代劇占據了電視劇的半壁江山,憑借其精細化制作、年輕化表達、大眾化傳播在眾多類型中一騎絕塵,贏得了本年度觀眾的青睞,觀眾在多元化類型選擇當中,審美趣味呈現主流認同的趨勢。但在藝術價值美學追求上仍有待提升,總體來看電視劇穩中求進的態勢中潛藏著巨大的潛力,期待2020年電視劇砥礪前行結出碩果。

責任編輯:韓昊
广西快乐10分分析 黑龙江黑龙江省22选5玩法 排列3 *股票涨停 排三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22选5机选 35选7开奖号码76期 美国股票代码查询 未来云南麻将官网 中国福彩排列七 炒股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