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本報關注CURRENT AFFAIRS
本報關注 / 正文
逆周期調節力度加大 1年期、5年期以上LPR均下降5個基點

  11月20日,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布新LPR第四次報價:1年期品種報4.15%,上次為4.20%;5年期以上品種報4.80%,上次為4.85%。這是10月20日1年期LPR報價持平后,再度恢復下行;而5年期以上品種則是自新LPR亮相以來首次下調。

  此前公開市場政策利率接連下調,11月5日,MLF操作利率下調5個基點;11月18日,央行7天期逆回購利率也下調5個基點。本次LPR下調總體符合市場預期。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陳冀表示, LPR報價如市場預期隨MLF同步下降5個基點,可見央行繼續強化逆周期調節,增強信貸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的引導在逐漸發揮作用。發揮好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對貸款利率的引導作用,推動金融機構轉變貸款定價慣性思維,真正參考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定價,促進實際貸款利率下行,應該是未來一段時間央行的政策導向。

  5年期以上LPR首次下行

  在10月份LPR報價維持不變、LPR-MLF利差難以壓縮后,央行通過降低MLF利率等方式主動下調LPR報價基準,調控銀行體系資金成本來進一步引導LPR報價下行。

  “考慮到新LPR改為按MLF利率加點形成的方式報價,由此,在MLF利率等公開市場政策利率下調后,本月1年期LPR報價隨之下行順理成章,而主要針對居民房貸的5年期以上品種下調則略超市場預期。”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說。

  對于5年期以上LPR品種的下調,陳冀表示,下調并不等同于房貸政策正在放松,旨在一定程度降低企業中長期信貸融資成本。

  對此,民生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解運亮表示,本次LPR利率下調相比9月份的下調有更大信號意義。在我國金融機構貸款中,中長期貸款余額規模遠高于短期貸款余額,下調5年期LPR利率對于降低貸款加權平均利率能起到更明顯的效果。基建貸款期限較長,融資成本更多與5年期LPR利率掛鉤。預計明年基建投資增速較今年會有進一步提高,下調5年期LPR利率能配合基建投資發揮托底經濟的作用。

  在1年期LPR報價利率已經3次、累計16個基點下行后,本次5年期LPR報價利率首次下行5個基點,反映了在新的市場化報價機制下中長期融資利率有所下行。雖然住房抵押貸款利率等長期貸款利率的定價基準有所下行,但央行發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仍然堅持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經濟刺激手段,房地產調控政策仍然堅持因城施策的思路。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認為,近期央行的表態、貨幣政策操作都體現了降成本仍然是當前及未來一段時間的政策目標。從MLF利率降低、新作增加MLF投放量、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下降逆回購利率等,都表現出對結構性通脹的不擔憂和對進一步降成本的訴求。

  繼續擴大LPR使用范圍

  LPR實際使用方面,央行本月19日召開金融機構貨幣信貸形勢分析座談會,強調商業銀行要“真正參考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定價,促進實際貸款利率下行。”

  王青認為,這意味著監管層要求銀行在新發放貸款中繼續擴大LPR使用范圍,更重要的是,要求銀行要在貸款定價中切實體現LPR下調結果,讓企業感受到貸款利率確實在下降,而不是在轉向以LPR為基準定價的過程中,通過提高風險溢價等方式總體維持原有貸款利率水平。

  根據上述報告,9月份貸款利率小幅下行說明了LPR機制改革的效果。明明表示,在降成本的目標下,預計后續仍然將通過MPA等推動銀行更多運用LPR定價機制等方式,進一步引導LPR和實際貸款利率下行。

  此外,央行在這次會議中還強調,“要繼續強化逆周期調節,增強信貸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這是繼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將 “適時適度進行逆周期調節”轉變為“強化逆周期調節”之后,監管層再度釋放逆周期調節力度加大信號。

  11月份兩項重要公開市場政策利率下行,正在扭轉此前4個月貨幣市場利率整體邊際走高的狀況。據王青判斷,從11月份開始,“寬貨幣”勢頭有望恢復。與此同時,主要針對企業貸款的1年期LPR走低,將帶動企業貸款利率下行。這意味著“寬貨幣”與“寬信用”聯動明顯,貨幣政策傳導效率顯著增強。下一步,結合LPR下行激活企業貸款需求,今年以來,各項貸款余額增速持續下行的局面有望扭轉,主要體現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的社會融資規模增速也有望改變低位徘徊局面,這將對制造業和基建投資起到較為明顯的提振作用。

  不過,考慮到今年下半年以來CPI走高的態勢,穩定房價、穩定宏觀杠桿率及防控系統性金融風險等在貨幣政策目標中占有重要位置,王青認為,本輪利率調整過程將主要采取“小步慢行”節奏,這將有助于保留貨幣政策空間,維護我國在主要經濟體中少數實行常態貨幣政策國家的地位,避免出現“大水漫灌”現象。

責任編輯:袁浩
广西快乐10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