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學術動態CURRENT AFFAIRS
學術動態 / 正文
國際貨幣與金融統計的啟示

  隨著我國金融業近年來的快速發展,金融業對外開放程度不斷深化,金融總量規模迅速擴大,金融產品、基礎工具和衍生工具交易日益復雜,金融組織形式、融資模式更加多元化,金融體系的關聯性和復雜性大幅提高,這些金融業發展中的深刻變化給金融調控和傳統金融統計帶來了很大挑戰。當前,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對金融統計提出了新任務,迫切需要對銀行、證券、保險在內的金融機構、金融市場的交易和信息進行全面統計監測,摸清我國的金融“家底”。在這樣的形勢下,國務院辦公廳及時出臺了“關于全面推進金融業綜合統計工作的意見”,明確了金融業綜合統計的指導思想和工作目標是在良好法律環境的基礎上,協調整合現有的各類金融統計體系,大力推進金融統計標準化,建立‘統一、全面、共享’的金融業綜合統計體系,促進金融統計向綜合化、統一化、動態化、開放化、標準化和信息化發展。目前,我國在推進金融業綜合統計的進程中,需要總結歸納國際先進金融統計理念、統計方式和方法以及監管合作等方面的做法和經驗,更有的放矢地服務于“雙支柱”宏觀金融調控框架。

  金融危機后,國際上主要經濟體在金融統計體系方面作了很多研究和有針對性的修訂完善。為了規范金融統計標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于2016年3月公布了《貨幣與金融統計手冊與編制指南》,并于2017年4月正式出版發行。其主旨是提升統計手冊內容和指導范圍的全面性,提高與其他宏觀統計及監管統計的關聯性和一致性,力求與金融市場的最新發展保持同步,更精準地反映金融市場運行狀況等。修訂內容涉及總體框架、機構單位和部門、金融資產分類、存流量和核算原則、貨幣信貸和債務、貨幣統計的編制與發布、金融統計及資產負債核算等方面。統計的一般原則整體上與國民經濟核算體系保持一致,是對2000年出版的《貨幣與金融統計手冊》和2008年出版的《貨幣與金融統計編制指南》的系統性補充與完善。

  “新手冊”的新特點

  (一)與主要國際統計標準的協調性明顯提高。貨幣與金融統計的基本原則、概念與2008修訂的國民經濟核算體系總體一致。同時,“新手冊”作了很多調整,如引入經濟所有權概念、確定交易時間、對機構單位分類、金融部門分類、金融資產分類以及資產數量的其他變化的主要分類及其子項作出修訂與調整等。在跨國企業界定、主權財富基金劃分、資產/負債按到期日分類和特別提款權的分配等方面根據第六版《國際收支和國際投資頭寸手冊》準則進行了調整。此外,根據《證券統計手冊》的規定,對資產證券化的不同形式均給予詳細說明。

  (二)對非銀行業金融機構數據關注度大幅提高。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進一步凸顯了非銀行業金融機構對一國或地區金融穩定的影響,因此各國政府和國際組織對非銀行金融機構的數據更為關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此次修訂也由原來主要關注銀行業存款類金融機構業務擴展到保險、證券、貨幣市場基金、特殊目的實體等非銀行業金融機構。除一般金融衍生工具外,新修訂還涉及各種新型金融工具的處理方法,如交易所交易基金、銀行間頭寸、抵押擔保債券及類似工具、標準化擔保、保險、信用違約掉期及其衍生品(包括那些嵌入以上工具的證券)、擔保債券、證券化產品和結構性產品等。

  (三)從以存量統計為主向流量和存量統計并重邁進。“新手冊”增加了對各部門的貨幣、信貸、債務等金融流量數據的統計,主要充實的部分集中于對流量統計的闡述。將原來的“金融資產和負債的計價”改為“存量和流量的計價”,強調對流量統計的重視程度和手冊內容的變化。增加了“流量和存量的編制”,主要闡述對流量的計價(交易、重新定值、資產數量其他變化)、不同類別的金融資產和負債的存量和流量、債務重組的記錄方法等。

  (四)更多利用三維金融統計和資產負債表法分析交叉數據。當前金融統計被越來越多地用于包括宏觀審慎分析在內的各種分析中,“新手冊”增加了“資產負債表分析方法”,滿足對交叉數據信息的需求,用于分析某一部門的金融脆弱性及其在經濟各部門間的傳導機制,它可以解釋隨著時間推移不同類型的部門、子部門之間融資的相對重要性在發生變化,能夠揭示跨部門和跨工具金融數據的不一致和差異。三維金融統計常應用于資產負債表分析方法,可用來分析因資產負債各種錯配引起的風險點,以及隨時間的推移這些風險點的累積,主要目的是分析發生突發事件時部門間的傳染和溢出。此外,資產負債表框架主要分析四種可能影響經濟所有部門脆弱點的資產負債錯配:一是貨幣錯配,如借款人以外幣計價的負債大于其外幣資產;二是資產負債期限錯配,如短期負債對應長期資產,可能引發資金和利率風險;三是資本結構問題,如過分依賴債務而不是股權;四是償付能力和交易對手風險,如債務人資產不能夠覆蓋負債及或有負債。

  (五)理論概念和實際操作相互作用促進內容體系化。早在2004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為成員國報送貨幣統計數據開發了“標準化表格”,將貨幣金融統計核算體系的可操作化進程向前推進了一大步。一百多個國家及地區的中央銀行都已按照該標準執行數據報送,各央行在具體實施過程中所取得的有益經驗,又被補充進其金融統計核算體系中。“新手冊”中的貨幣統計編制、基礎數據和公布等內容均緊緊圍繞“標準化表格”展開詳細論述,內容涉及數據公布特殊標準、數據公布通用系統、國際金融統計等各類數據公布系統,在理論概念與實踐操作等方面的編排處理上更加體系化。

  “新手冊”對我國推進金融業綜合統計的啟示

  (一)加強統計體系間的對比分析,提高金融數據的國際可比性。2015年10月我國正式采用數據公布特殊標準。在此背景下,及時跟蹤國際統計標準修訂的最新動向,評估我國現行金融統計體系與“新手冊”、國民經濟核算體系(2008)和《國際收支和國際投資頭寸手冊》等其他國際統計標準之間的主要異同,結合我國實際情況,適時更新和修訂我國的貨幣與金融統計體系,采納新的概念、分類、統計口徑及處理方法,有助于完善我國的貨幣與金融統計體系,提高金融統計數據的國際可比性,提高我國的金融統計水平和國際地位。

  (二)抓住國際統計標準修訂的契機,理順非銀行業金融機構統計機制。“新手冊”建議貨幣統計兩個基本的數據框架是部門資產負債表和概覽,而金融性公司概覽包含了整個金融部門的合并數據,是存款性公司概覽和其他金融性公司概覽的合并,是金融統計的核心。此次修訂強調對金融部門的全面統計,重點關注非銀行業金融機構的統計,這也是我國金融業綜合統計的重點和難點。美國等發達經濟體和南非、巴西等新興市場經濟體,均已定期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編制和報送金融性公司概覽。我國要抓住當前國際金融統計發展的統一、全面、共享、協調的新趨勢,利用新標準發布的契機,梳理借鑒國際組織和發達國家在統計立法、監測框架、指標設計和數據發布等方面的經驗,加強部門間溝通與協調,將非銀行業金融機構(如保險業機構、證券業機構、投資基金等)逐步納入統計范圍,編制金融概覽,進一步完善金融業綜合統計指標體系的頂層設計,為建立完整的金融業綜合統計體系奠定基礎。

  (三)加強對新型機構和工具的調研,適時開展專項金融統計。近年來,金融創新和金融自由化、規避宏觀調控等原因催生了我國的“影子銀行”,金融市場新工具層出不窮,如集合投資計劃、銀行理財產品、各類金融衍生工具、證券化產品和結構性產品等,尤其是非銀行業金融機構的資產管理產品、互聯網金融和保險機構的股權投資等方面發展十分迅猛,與我國目前專項統計數據缺失,監管空白和監管套利多,風險防范難度大等方面的矛盾突出。“新手冊”中吸納的歐央行的“優勢和成本評估程序”,為我國開展專項金融統計提供了有價值的參考。密切跟蹤金融市場新動向,評估建立新的專項統計制度的利弊,適時對新出現的金融機構和工具進行規范統計,納入我國金融業綜合統計范圍,更好地監測分析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途徑和效果,促進金融資源的合理配置,防范和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

  (四)加強金融流量統計,在標準制定上爭取獲得更多話語權。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金融統計標準的修訂過程看,近些年一些發達經濟體關于金融統計制度的最新成果均被吸納到其最新標準中。從我國金融統計實踐來看,當前我國金融統計數據多為存量統計,對流量數據的核算尚處在探索和實踐中,如建立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統計、貸款變動因素專項統計、金融機構信貸發放情況專項統計等統計制度。國內的一些試點地區也在嘗試編制存款、貸款、同業拆借和買入返售資產的資金來源去向表,但總體來看流量統計還有待完善。在流量統計編制方面,可以參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做法,借鑒發達經濟體如歐央行等的流量統計整體框架進行歸類劃分。加強對統計體系的頂層設計,完善交易對手統計,建立完善多類型金融工具的資金流量賬戶表,爭取在國際標準制定方面獲得更多的話語權。

  (五)加強金融統計數據挖掘和分析,實現對風險的跟蹤預警。將三維金融統計分析與我國金融發展實際相結合,借助“資產負債表法”分析部門的金融脆弱性及其在其他經濟部門間的傳導機制,通過資金來源去向信息,監測分析不同類型的部門、子部門之間融資的相對重要性、隨時間推移所發生的變化以及部門間的相互關聯如何通過借方和貸方影響整個經濟。通過金融統計數據挖掘,揭示跨部門和跨工具的金融數據之間存在的不一致和差異性。通過資產負債表框架來分析貨幣錯配、資產負債期限錯配、資本結構問題、償付能力和交易對手風險等資產負債錯配問題。加強對貨幣金融部門內部壓力向整個銀行體系及外部傳導情況的統計監測分析,實現對跨部門、跨機構和跨市場金融風險的跟蹤預警,提升宏觀審慎監管水平。

責任編輯:李昂
相關稿件
广西快乐10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