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健全具有高度適應性競爭力普惠性的現代金融體系

  日前,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金融委”)召開第十四次會議,研究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部署相關工作。會議提出,要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健全具有高度適應性、競爭力、普惠性的現代金融體系。

  這是決策層對當前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個方向性定調,也是對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相關精神的再度重申。

  那么,又當如何理解當前形勢下,現代金融體系的高度適應性、競爭力和普惠性呢?

  首先,具有高度適應性的現代金融體系,是與當前經濟結構轉型、動能轉換、要素升級階段中實體經濟發展需求相匹配的金融體系。

  與此前高速發展階段的“規模至上”不同,隨著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金融領域的主要矛盾也相應轉變,需要克服的矛盾是金融供給結構性失衡。當前,盡管資金面本身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但流向經濟發展最需要的中小企業、高技術企業等新動能領域則不足。

  這種結構性失衡與新動能、小微企業相對更高的成本、風險等客觀因素相關,也與我國間接融資為主的金融體系結構相關。

  基于我國現有融資體系的特點,過去兩年,中央出臺了一系列支持民企、小微企業的政策,本次金融委會議提出的這一方針也是上述思路的延續。對機構而言,通過綜合運用多種貨幣信貸政策工具、優化機構內部考核評價機制,形成更好的激勵導向機制;從企業層面,通過不斷完善融資擔保體系和信用信息平臺建設,為其增信,克服貸款難問題。

  與此同時,更多專家、學者建議,要大力發展直接融資體系,以此讓金融體系的結構與實體經濟的最優產業結構相互匹配,更有效發揮金融體系功能,促進實體經濟發展。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程實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民企大部分集中于新經濟行業,與傳統經濟相比,這部分企業生命周期中融資的重心是不一樣的。集中在新經濟行業的民企,其融資需求絕大多數集中在企業生命周期的前半段,這就意味著,唯有通過直接融資滿足他們的融資需求,才能幫助這些企業真正從結構上解決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因此,本次金融委會議也強調,要拓寬優質中小企業直接融資渠道,這方面的政策支持力度有望得到加強。

  其次,具有競爭力的現代金融體系,是在守住風險底線基礎上實現資源優化配置的金融體系。

  多年來,我們一直希望從金融大國走向金融強國,從高速度增長轉變為高質量增長,由大到強,由量到質的過程,正是提升金融體系競爭力的過程,最終體現為金融機構通過不斷改革、創新,優化金融產品和金融服務,更好滿足市場發展的需要,實現資源優化配置。

  一個健康的、有序的市場機制是上述發展的前提。從過去幾年的經驗看,我們的金融市場正在逐步走向成熟,體制機制不斷健全。經過綜合治理,宏觀杠桿率過快上升勢頭得到有效遏制,影子銀行治理成效明顯,重點金融機構風險處置取得重大突破,外部沖擊風險得到有效應對,債券違約處置機制不斷完善,互聯網金融風險得到全面治理,這正是我國金融體系競爭力提升的體現,也是我們接軌國際市場的基礎。

  隨著金融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化,“競爭力”背后的含義也將與時俱進。深化中小銀行和農信社改革;進一步健全政策性銀行治理結構、健全金融支持產業帶動脫貧機制競爭力、推動保險機構回歸風險保障本源;發揮經濟“減震器”和社會“穩定器”作用,這些將是下一步提升金融體系競爭力的要求和方向。

  再次,具有普惠性的現代金融體系,就是讓老百姓、中小微企業有更多合理投融資渠道的金融體系。

  經過近幾年普惠金融工作的深入推進,銀行等金融機構的思路從為”富人精英服務”向“為全民服務”轉變,從“錦上添花”到重視“雪中送炭”轉變。越來越多人享受到了現代金融服務的便利。

  而在這個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新的問題。市場人士提出,有金融機構從傳統的“壘大戶”轉變為蜂擁而至“壘小戶”。在政策引導下,多家金融機構競相對部分頭部小微或貧困戶密集授信,由此形成了某種特定時期下的“壘小戶”現象,這不僅與普惠金融要求背道而馳,而且過度授信可能引發新風險。有鑒于此,目前監管層越來越關注“首貸率”這個指標,旨在引導金融機構真正關注到此前金融服務未覆蓋到的、且存在切實金融服務需求的群體。

  相應的配套機制也在完善中。對于“首貸”群體,本次金融委會議也提出了要繼續完善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加快涉企信用信息平臺建設,旨在為缺信息、缺渠道、征信少、評估難、 擔保弱、抵押少的中小企業等破解“首貸難”癥結。

  一分部署,九分落實。健全現代金融體系,終究要結合實際情況,一步一步從探索中來,到實踐中去。當前,決策層已經釋放了明確的信號,適應性、競爭力和普惠性成為衡量金融體系發展的標準和方向。各類市場主體當以此作為發展指南,實現思路、方式的根本轉變。

責任編輯:梁艷珍
广西快乐10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