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交強險醞釀調整

“賠不足”倒逼充分投保

  近期,有關交強險改革的呼聲不斷,12.2萬元賠償限額能否上調、保費在現有基礎上是否還會有優惠等話題,成為公眾關注的熱點。專家指出,適當提高交強險賠償限額在情理之中,但交強險的定位是最基礎的交通事故保險補償,指望通過該險種完全填平交通事故損失并不現實,駕駛員應充分投保,通過購買交強險、商業車險(三者險、車輛損失險、車上人員險)、意外險等,為自己和他人的出行安全負責。

  限額提升需精確測算

  所謂交強險,即“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是由保險公司對被保險機動車發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不包括本車人員和被保險人)的人身傷亡、財產損失,在責任限額內予以賠償的強制性責任保險。該險種是國內首個由國家法律規定實行的強制保險制度。

  “交強險設立的初衷,是為了保證交通事故中受害的道理通行方能得到基本的經濟補償。”上海市東浦律師事務所律師沈一樑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

  數據顯示,2017年,交強險理賠的立案件數為2964萬件,同比增長4%;賠付金額為1317億元,同比增長13%。2006年7月至2017年底,交強險累計處理賠案2.2億件(其中墊付298萬件),累計賠付成本達8757億元。

  盡管交強險在交通事故保險保障和服務社會方面已經發揮了很大作用,但近年來,公眾對交強險的部分標準也存在質疑,如12.2萬元的賠償限額是否過低。

  對此,上海立信會計金融學院保險學院院長徐愛榮認為,現行的交強險保額是2006年制定的,現在適當提高在情理之中。“隨著國內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無論是車損還是人傷,理賠標準都在提高。交強險理賠限額適當提升具備可行性,但因為交強險是‘全國一盤棋’,監管部門應該會進行整體測算,確定合適的額度。”徐愛榮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交強險的賠償限額一旦提升,對保險公司的影響較大。因此,限額到底提高多少,需要經過精準測算,要為保險公司留出一定的利潤空間,不能讓保險公司虧得太多。”

  事實上,2008年2月交強險限額和費率調整后,2009年至2017年,交強險累計承保虧損506億元,其中2011年承保虧損甚至超過百億元。

  產品設計可適當完善

  推行10多年以來,交強險2017年首次實現承保盈利。數據顯示,當年投保交強險的機動車(包括汽車、摩托車、拖拉機)共計2.34億輛,同比增長13%;交強險承保盈利為0.8億元,投資收益為76億元,經營盈利為77億元。根據此前設定的“不贏不虧”原則,交強險實現盈利后,是否意味著保險公司應該下調費率進一步讓利消費者呢?

  對此,徐愛榮表示,交強險“不贏不虧”是總體原則,并非保險公司不能盈利,因為險企畢竟是商業機構,不可能一直做賠本買賣。“只要在一個可以接受的范圍內,就是正常的。”徐愛榮進一步表示,“首先,經過近幾年的交通大整治,人們的出行安全意識大幅提升,間接降低了交通事故的出險率。同時,考慮到油價和出行安全,大城市私家車主開車頻次也有所下降。此外,保險公司采取一些措施,降低交強險理賠中一些不合規的行為。以上海為例,以前交強險賠款是保險公司直接打給4S店,現在變成先把賠款打給投保人,再由投保人轉給4S店,以避免4S店從中套利。”

  “前些年,國內新車銷售持續增長,推動了交強險保費規模上升。但從2018年開始,新車銷售明顯下滑,如果將去年數據統計進去,交強險的盈利可能就沒有那么明顯。”徐愛榮表示,“保險關注的是長期變化,交強險最近幾年盈利不代表未來幾年會持續盈利。還需注意的是,交強險運行以來,險企此前一直處于虧損狀態,險企當時并沒有提高保費。”

  據了解,目前新車第一年的交強險保費標準全國統一,即私家車6座以下950元,6座以上1100元。

  “與商業車險相比,交強險保費還是很便宜的。尤其一個沒有發生交通事故、駕駛行為很好的投保人,下一年度交強險可以打折,一年不到1000元。”沈一樑表示。

  徐愛榮指出,“降低交強險費率的做法值得商榷。保險公司需要盈利,手上要掌握更多資源,保費一旦降低,經營利潤可能會降得比較厲害。目前商業車險正在改革,如在車險定價時,加入零整比因素;對‘好車主’進行費率優惠等。未來交強險也可考慮借鑒這些因素。不過,交強險畢竟是全國性產品,不可能考慮太多個性化因素,消費者需要理解。”

  駕駛人應充分投保

  “對于交強險,近年來社會各界都有不同的看法,其中不乏有希望進一步改革交強險制度的聲音,就這個議題,存有兩種相對集中又互相對立的看法。第一種,即對現行的責任限額有異議,認為過低的限額不足以涵蓋嚴重交通事故中的損失;而另一種,則是站在保險人(即保險公司)的角度,認為保險人作為以盈利為目的金融企業,在承保交強險時,因交強險本身的特殊性質已承擔了不小的資金壓力,不宜再行加負。”沈一樑解釋稱,交強險與商業險存在諸多區別,其中之一就在于保險期限內理賠限額的不同,商業險賠完即止,而交強險則一案一賠。“我曾遇見一起交通事故理賠案件,當事人A投保一年的交強險,在保險期間內某月A遭遇一起交通事故,A作為全責方,其投保的保險公司在交強險項下向事故受害方足額賠付了保險金12.2萬元。不巧的是,沒過幾天A又遭遇了另一起交通事故,同樣作為全責方造成了嚴重損害結果,其保險公司在交強險項下再次向事故受害方足額賠付了保險金。這類情況雖然不多見,但也偶有發生,遇到這種情況,保險公司就需要多次賠付。

  “除此之外,交強險的賠付只區分有責無責,而不區分具體的責任比例,即被保險車輛一方只要認定為承擔事故次責或以上責任,交強險即應就死亡傷殘賠償限額、醫療費用賠償限額、財產損失賠償限額進行賠付,而商業三者險的賠付則嚴格需要按照不同的責任比例來確定金額。”沈一樑還介紹,“商業車險有很多免責條款,例如發生超載、非法改裝車輛、涉嫌毒駕酒駕、逃逸等情形即可被保險人援引拒賠,但交強險沒有這么多的免責條款,即使涉及違法犯罪,也可根據受害人的請求先行賠付,因此交強險賠付率非常高。說的通俗一點,基本上出了交通事故,商業險可能不賠,但交強險基本都是要賠的。”

  值得關注的是,目前不少發達國家均施行交強險,且理賠限額較高。對此,沈一樑表示,這些發達國家高額的交強險理賠額度與當地生活發展、經濟水平相關。同時,中國的汽車保有量和路況復雜程度都遠非這些國家可比,當地的交通事故數量要比中國低很多。“中國的交通環境復雜,尤其在上海,駕駛員很難避免一些磕磕碰碰。而最近幾年隨著經濟的發展,甚至一些二三線城市也出現了嚴重的擁堵情況,這在其他國家都是不多見的。繁忙的交通帶來了居高不下的交通事故數量,從某種程度上也制約了國內交強險賠償限額可能的上浮。”

  “對于交強險限額的爭議,實際上源于近年來交通事故中越來越高的賠償金額。就比如當前熱議較多的因貨運車輛肇事引發的交通事故,這類車主有許多本身經濟條件不是很好,花費甚巨買了一輛車跑運輸,便為了節約開銷不買或者少買了商業險。一旦這類車輛肇事發生交通事故,損害結果往往比較嚴重,單是交強險根本不足以涵蓋其責任范圍內應負擔的賠償。因此,才會有人感到現行的交強險限額已經不符合國情,應該提高限額,化解‘賠不足’的難題。”沈一樑指出,人們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交強險本身的定位是針對交通安全事故最基礎的補償,只能基本填平或最低限度填平損失。

  “在很多實際案例中,一些‘老司機’或‘老車’只買交強險,不買商業險。一旦出事,就會出現沒錢賠償或賠償額很低的情況。因此,車險投保仍十分重要。”沈一樑強調,車輛行駛會遇到很多意外情況,即使自己駕駛技術很好,也無法避免所有的意外,再加上車輛本身部件的老化、故障,負載的路況,駕駛員一時的走神,行人、非機動車的不可控等,均可能導致交通事故的發生。“駕駛員要想完善保障,除了自身謹慎駕駛保證安全外,還是建議購買保額150萬元以上的第三者責任險。再者,還應購買機動車車輛損失險,保障自己的車輛;另外,還可以購買車上人員險,保障自身車上人員的安全。除了這些,駕駛員還可以購買意外險。”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广西快乐10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