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國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國金融家 / 正文
【特別策劃】向金融業高質量發展奮進——寫在新中國70周歲之際

  金秋十月,普天同慶。10月1日,我們歡天喜地迎來新中國70周歲生日。70年來,在黨的領導下,中國經濟發展與時俱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金融攻堅克難、開拓前進,基本建成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相適應的現代金融體系。值此舉國歡慶之際,回顧我國金融業走過的征程,總結金融業發展的經驗,對辦好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金融事業,具有重要的理論啟迪和現實實踐意義。

  

  時間是神奇的變量,見證著時代的變遷。新中國成立之初,國家一窮二白,國民經濟幾近崩潰,金融物價飛速膨脹,人民生活極度艱難。70年來,中國人民白手起家,干出了一片新天地,大國崛起生機蓬勃、全球矚目。今天我國已發展成為世界經濟第二大國、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商品消費第一大國、使用外資第二大國、對外投資第二大國、外匯儲備第一大國。

  根據世界銀行數據,按市場匯率計算,2018年中國經濟規模為13.6萬億美元,僅次于美國的20.5萬億美元。中國已建立起完備的產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農業實現了由單一種植業為主的傳統農業向農林牧漁業全面發展的轉變,現代農業體系初步建立和完善,農業基礎地位更加鞏固。目前,中國是世界上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目錄中所有工業門類的國家,多項工業品產量居世界第一。我國已建立健全世界上領先的基礎設施體系,僅從交通運輸看,高速鐵路占世界高鐵總里程的三分之二以上,高速公路通車里程居世界之首。我國擁有世界最大規模中等收入群體為主要支撐的消費市場、全球最大的旅游市場、1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主要貿易伙伴,日益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動力之源、穩定之錨。

  改革開放是新中國最鮮明最突出的特色。我們從搞好國營大中小企業、發展個體私營經濟,到深化國資國企改革、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從單一公有制到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從傳統的計劃經濟體制,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再到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以經濟體制改革為主軸,改革開放不斷在金融經濟等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取得重大突破。

  曙光升騰,萬物生長。新中國成立70年,是綜合國力不斷增強、經濟實力顯著進步、人民生活持續改善的70年,也是金融行業面貌發生深刻變化的70年。建國之初,我黨采取有力措施,接管官僚資本金融業,整頓和改造私營金融業,治理通貨膨脹,實現了貨幣主權的完整和貨幣制度的統一,促進了國民經濟的快速恢復和社會主義建設的開展。改革開放以來,金融業充分發揮職能作用,努力建設現代金融組織體系、金融市場體系、金融調控和監管體系,在支持經濟社會發展、深化體制改革、服務人民生活、維護社會穩定等各方面盡職盡責,發揮了其他行業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中國金融在新中國發展的不同歷史階段,始終努力保持人民幣幣值穩定,守護好老百姓的“錢袋子”。不斷完善貨幣政策調控框架,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需要,重點推動調控機制從以直接調控為主向以間接調控為主轉變。創新完善公開市場業務操作、存款準備金率、再貸款、再貼現等貨幣政策工具體系,持續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建立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注重逆周期調節。目前,國內已基本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金融調控體系。中國金融市場韌性堅強,經受住了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和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的重大考驗,牢牢守住了金融安全的底線。

  金融興旺發達,事業越辦越火。當下,我們已基本確立了面向全球、平等競爭的對外開放體系。銀行、證券、保險業的市場準入已經大幅放開,將全面放開股比限制。外資銀行在華機構已有989家,外資證券公司13家,外資保險公司57家。人民幣匯率主要由市場供求決定,1994年以來,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和實際有效匯率都有明顯升值。資本項目可兌換和部分可兌換的項目超過90%。2016年,人民幣正式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人民幣的計價結算、交易和儲備功能有了明顯增強。

  偉人鄧小平曾深刻指出,“發展起來以后的問題不比不發展時少。”70年來,我們堅持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使中國擺脫了“被開除球籍的危險”,讓中國人民邁進了新時代。雖然成就巨大輝煌,然而逐漸積累的深層次矛盾和復雜問題也不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變,經濟已由高速度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更高質量的要義,就是推動經濟發展從“大不大”轉向“強不強”。

  就金融行業來看,面對新矛盾和新問題,與高質量發展要求仍有較大差距。當然,這種狀況是隨著經濟社會發展逐步凸顯出來的,還有許多是改革不到位、措施不完善的結果。同時還要看到,就國家整體而言,人們對金融知識的認知、對金融工具的運用、對金融風險的把控等,都還處于比較薄弱、不很成熟的狀態。應該說,這些都是前進中的問題、發展中的問題,發展中的問題只有用高質量發展來解決。

   二

  縱覽新中國70年來的金融工作,可以用三個字來概括,就是“穩金融”。歷史經驗表明,穩定是金融業高質量發展的基石。要明確新時代穩金融的著力點,既要積極穩妥推出穩金融短期舉措,又要精心構建穩金融長效機制;夯實穩金融的經濟制度基礎,完善穩金融的宏觀經濟政策框架,健全穩金融的風險應對機制,著重在穩定金融政策、金融服務、金融運行等方面狠下功夫。

  金融政策要穩。金融政策是指政府或央行所采取的貨幣與信用政策的總稱,是國家宏觀經濟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現代經濟生活中,我國金融政策調控職能主要由中央銀行來履行。央行通過貨幣政策來調控貨幣總量及其結構,通過保持貨幣供求總量和結構的平衡,來促進社會總需求和總供給的平衡。經過幾十年的艱辛探索,我國金融政策既成功治理了通貨膨脹,又有效防止了通貨緊縮,有力支持了經濟結構調整和經濟健康發展,積累了相當豐富的經驗。 

  穩健的貨幣政策,是穩金融的政策基礎。堅持穩健定力,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實施穩健貨幣政策,要注重把握好幾個方面:強化貨幣政策前瞻性指引作用,暢通利率傳導渠道,根據貨幣政策最終目標,不斷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提高貨幣政策的信貸傳導效率,增強商業銀行信貸資源配置效率和風險管理能力,減少地方政府對銀行信貸的不當干預;貨幣政策要與財政政策協調配合,通過減稅降費降低企業成本,激發企業投資意愿,引導企業對經濟平穩增長的預期。此外,要在控制債務規模總量的前提下,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務規模,妥善處理好地方政府債務問題。

  金融服務要穩。過去一段時期,我國金融體系出現過“脫實向虛”的問題,資金在金融體系內部自我空轉、自我循環,還存在過多流向房地產市場等非正常現象,導致企業融資難融資貴、融資成本上升。穩金融服務,就是要從根本上解決金融“脫實向虛”問題。金融業要充分認識“把我國制造業和實體經濟搞上去”的重要性,在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上下大力氣。金融機構一定要把為實體經濟服務作為工作出發點和落腳點,把金融資源更多配置到經濟社會發展重點戰略、重點領域和“三農”等薄弱環節,更好滿足實體經濟多樣化金融需求。  

  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宗旨,是金融的天職。我國經濟是靠實體經濟起家的,也要靠實體經濟走向未來。實體經濟是一國經濟的立身之本、財富之源,也是我國發展的本錢,是構筑未來發展戰略優勢的重要支撐。不論經濟發展到什么時候,實體經濟都是我國經濟發展的根基,也是我國在國際經濟競爭中贏得主動的根基。要注意尊重市場規律,服務實體經濟要“精準”,選擇那些符合國家產業發展方向、主業相對集中于實體經濟、技術先進、產品有市場、暫時遇到困難的民營企業重點支持,避免低水平、粗放型的重復投資、跟風投資和無效投資。要保持好資金投放節奏,注重提升投資效率,引導資金更多投向培養代表未來發展方向的產業領域。

  金融運行要穩。金融業是一個特殊的高風險行業,它始終在風險中運行,可以說從它誕生的那一天起,風險便如影隨形、相伴相隨。所謂風險,就是發生原本不希望發生的事件的概率或可能性,在經濟學中,通常指經濟活動收益或成本的不確定性。古人云“居安思危”,意思是即使身處安樂的環境中,也要警惕可能到來的危險,用今天的話來講,就是要防范風險、守住底線。底線,一般指最低的限度,是事物質變的分界線、警戒線,不可逾越;而一旦底線被突破,風險與危機也就會隨之而來。這就要求我們在防控風險上,必須堅守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特別是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務。運用底線思維,加強金融監管,是金融業穩定運行過程中的重要一環。從國際經驗來看,每一個發達的金融市場都依靠堅實的監管體系,每一次金融風險的暴露也都反映出金融監管領域潛藏的不科學、不和諧。金融監管體系是現代金融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應在充分借鑒國際經驗教訓的基礎上,結合本國實際,積極構建完善的現代金融監管體系,不斷建立并完善系統性風險防范長效機制,補齊監管“短板”,減少監管“盲區”,確保金融系統良性運轉。 

  

  中國金融業在歷史前進的邏輯中前進,在時代發展的潮流中發展,新時代賦予了金融業新的定位和使命。我們要深化對國際國內經濟金融形勢的認識,深化對金融本質、規律和初心的理解,堅持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繼續推進改革、開放、創新,奮力推動我國金融業高質量發展。

  繼續堅持深化金融改革。改革是推動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動力,發展的連續性決定了思想解放的連續性。金融進入新時代,新情況新問題不斷出現,新思想新辦法就要相應地不斷跟進,金融改革一定要有新突破。

  新時代金融改革的深化,任務艱巨而光榮。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精心搞好今后一個時期金融體制改革的整體謀劃。我們要以金融體系結構調整優化為重點,優化融資結構和金融各個體系,引導金融機構增加對制造業、民營企業的中長期融資,為實體經濟發展提供更高質量、更有效率的金融服務;構建多層次、廣覆蓋、有差異的銀行體系,堅持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積極開發個性化、差異化、定制化金融產品,增加中小銀行機構數量和業務比重,改進小微企業和“三農”服務;大力發展直接融資,建設一個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完善資本市場基礎性制度;圍繞建設現代化經濟的產業體系、市場體系、區域發展體系、綠色發展體系等提供精準服務,構建風險投資、銀行信貸、債券市場、股票市場等全方位、多層次金融支持服務體系;適應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大趨勢,千方百計拿出創造性的改革舉措,推動金融服務結構和質量來一個大轉變。同時,在深化改革進程中,要加強金融基礎設施建設,推動形成布局合理、治理有效、先進可靠、富有彈性的金融基礎設施體系;加強國有金融資本管理,完善現代金融企業制度和國有金融資本管理制度。

  繼續堅持擴大金融開放。金融業開放是我國對外開放格局的重要組成部分,擴大金融業開放,既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推進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深度參與全球經濟治理的需要,也是推動世界經濟復蘇發展、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國際金融秩序的需要。要積極穩妥地推進金融開放,根據國際經濟金融形勢變化和我國發展戰略需要,及時推出擴大金融開放新舉措。

  金融對外開放大門要越開越大。積極引進和利用發達國家的先進管理經驗、科技和資金,堅持利用好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彌補國內資本缺口,充分發揮比較優勢,有力推動擴大金融開放進程。鼓勵有良好市場聲譽和專業能力的外資機構,與境內金融機構積極開展股權、業務、產品、經營、技術等多領域合作。全面實施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推動落實“非禁即入”,中資機構和外資機構皆可依法平等進入負面清單之外的領域和業務。

  金融業擴大開放,要有“大手筆”。要繼續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在推進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穩妥有序推動資本和金融賬戶開放的同時,豐富全球貿易貨幣結算方式,促進全球貨幣體系多元化。要以共建“一帶一路”為重點,為相關企業提供在融資、財務、交易金融、境外資產管理等多方面的金融服務,引導沿線國家加大對“一帶一路”建設的支持和投入。金融業對外開放,總體要做到完善開放制度規則,以實現制度性系統性開放和更大范圍、更高層次的雙向開放。

  繼續堅持推進金融創新。創新和改革、開放連在一起,被視為推動我國經濟發展的三大動力源。當今世界,正處于經濟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階段,各行各業競爭日趨激烈,金融業惟有創新向高端攀升,才能成功跨越關口、取得蝶變,煥發新生機新活力。要大力創新和增加金融供給,充分調動信貸、債券、股權、保險等各類金融資源,保持貸款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處于合理水平,與國民經濟增長相匹配。要適應經濟社會需要,更多依靠創新創造創意,加大力度支持交通、電信、文化、教育、醫療、養老等消費升級。同時,也要寬容在先行先試創新中出現的失誤,最大限度調動干部職工創新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

  金融業一個很大特點是:聯通千行百業,牽系千家萬戶,與老百姓生活息息相關。要牢固樹立以客戶為中心的經營理念,圍繞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推出一些更有針對性的金融創新舉措,多打造量身定制的金融產品和服務。堅持面向基層、腳步向下,鼓勵基層金融機構發揚“走村串戶”精神,探索更多原創性、差異性的產品和服務,及時總結和推廣基層金融創新的好做法,以釘釘子精神,抓好同人民群眾關系密切、影響面廣、獲得感強的金融創新服務。

  70年再登新征程,高質量奮斗新時代。新中國金融事業發展到今天,偉大成就已經彪炳史冊。中國特色的新時代金融,正在呼喚著我們接續奮斗。現在,我們具備過去難以想象的良好條件,面臨以往無法比擬的發展機遇。如果說大國金融是此岸,強國金融是彼岸,那我們的奮斗就是從此岸向彼岸沖刺和奔跑,匯集最大共識、匯聚最大動力、匯合最大能量,向著金融高質量發展奮勇前進。

責任編輯:董方冉
相關稿件
广西快乐10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