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股票CURRENT AFFAIRS
股票 / 正文
注冊制改革將引導私募股權行業重視價值投資

  回首2019年,私募行業的發展或許可以用“冰與火”來形容。一方面,從2018年開始,私募行業整體處于募資的寒冬,私募股權投資機構在夾縫中尋覓著可能的投資機會;而另一方面,隨著國家對科技創新越來越重視以及私募股權投資對科技創新的扶持作用日益凸顯,監管層以及各省市開始對創投出臺政策,加大對風投機構的支持,讓私募股權投資行業在寒冬中感受到一絲暖陽。

  不少業內人士預測,私募股權行業洗牌仍將繼續,科創板的成立和注冊制落實給頭部機構帶來了更多的收益,行業馬太效應持續顯現,資本市場注冊制改革也將推動私募股權投資行業投資更有價值的企業。

  募資寒冬整頓行業出清步伐加速

  2020年剛開年,中國證券基金業協會(以下簡稱“中基協”)就陸續公布了兩批共計70家疑似失聯私募機構的名單,疑似失聯的私募機構大多為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在這些機構中,不少曾經涉訴或仍訴訟纏身,案件類型主要包括企業借貸、無法兌付投資承諾等。也有私募機構在成立的兩年內只發行過一只產品。

  募資難的寒冬下,私募股權投資行業進入“大洗牌”時期。中基協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年底,中基協已對外公告32批失聯機構,涉及私募基金管理人1067家,因失聯被注銷的私募基金管理人417家。其中,2019年共對外公告8批失聯機構,涉及私募基金管理人558家,因失聯被注銷的私募基金管理人259家。

  “績差生”被逐步淘汰的同時,“績優生”的優勢逐漸顯現。中基協在2019年12月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1月底,管理規模在100億元及以上的私募達到265家,較去年底增加31家。這意味著頭部機構在募資、投資等多個方面都擁有較強的話語權。

  在募資寒冬中,老牌私募機構依然堅挺。IT桔子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底,共計4925家VC/PE投資機構參與了投資,投資案例數量100起以上的為騰訊一家,共參與投資101起。除此之外,投資案例數量達到50起以上的有紅杉中國、IDG資本、經緯中國和高瓴資本。

  值得一提的是,騰訊作為CVC(企業風險投資)在募資寒冬中大放異彩,阿里巴巴、百度等互聯網公司也通過投資其他高科技企業實現業務的向外擴展。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副院長田軒表示,CVC對于創新有重大意義。CVC最大的意義在于對創新的激勵。CVC本質上是將傳統企業的創新研發制度和傳統風投機構尋找創新企業的投資制度進行有效結合。根據最新的學術研究發現,與傳統風投相比,CVC投資的企業創新的數量和質量都顯著增加,而企業IPO(首次公開募股)的概率、退出時的估值都明顯更高。

  私募股權多渠道退出或更加順暢

  創投機構在募資方面雖然遇到了困難,但2019年科創板的落地給私募股權投資機構提供了新的退出渠道。清科研究院統計的數據顯示,隨著上市企業數量的顯著上升,2019年VC/PE支持的中企上市數量達到222家,同比上升69.5%;首發融資額超過3593.83億元,同比上漲11.2%。VC/PE被投企業境內上市賬面回報水平持續回暖,2019年賬面回報倍數(發行價計算)已達3.61倍;2019年境外上市賬面回報水平雖同比下跌34.3%,但仍略高于境內上市賬面回報水平。

  2019年年底,注冊制被寫入新證券法,并將在2020年推廣到創業板。業內人士表示,從退出角度來看,注冊制下上市資源不再稀缺,二級市場擴容,退出渠道將更加暢通。

  同時,有業內人士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不少前幾年創投風起云涌的時候投進去的資金還未退出,一級市場庫存非常大,去庫存的壓力也很大。除了超一線機構,其他機構都面臨著巨大的退出壓力。同時,2019年以來,不少登陸資本市場的企業遭遇破發,投資機構在二級市場套現退出后的收益率也并沒有達到預期。

  在此背景下,私募股權投資其他退出渠道也越來越得到重視。近日,投中研究院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共計556只私募基金以并購的方式成功退出,私募基金回籠金額達到1128.27億元,達到近5年內最大值。

  華平投資中國區聯席總裁程章倫表示,應關注私募股權投資退出渠道多元化趨勢。他表示,過去5年,通過上市實現資金退出的占比逐漸下降,未來可能不超過三成,應尋求其他退出和資金回籠渠道,例如股權轉讓、底層資產出售、分紅、股權抵押貸款等。

  S基金(二手份額交易基金)在2019年也逐漸嶄露頭角。2019年12月10日,目標規模100億元的深創投S基金宣告成立。深創投董事長倪澤望表示,從募資端來看,S基金將成為許多“斷供”基金的穩定器,“無論對GP還是對LP,都是一個多方共贏的事情,更是完善中國整個股權投資生態的重要一環”。

  注冊制引導私募股權機構回歸價值投資

  募資寒冬導致的投資減少戳破了不少正在風口上的行業的“泡沫”。以人工智能為例,IT桔子的數據顯示,與2018年相比,2019年中國人工智能企業的融資金額由1484.53億元下降至967.27億元,下降幅度達到34.8%,融資數量也由737起下降至431起,下降幅度達四成。同時,2019年人工智能的每筆平均融資額為2.24億元,依舊超越了2018年的2.04億元。

  整體融資數量和金額在下降,但資本卻愿意給頭部或者優質企業更高的單筆融資額。這也意味著,人工智能泡沫開始被擠壓,強者和弱者之間的分化將加劇,而那些產品能力、管理能力均不足的企業不免就要遭到淘汰。

  人工智能行業在2019年出現的轉折成為無數創投行業的一個代表。創投機構資金緊張的局面下,投資更為穩妥的企業成為行業共識。

  有業內人士表示,注冊制的實施將從根本上改變私募股權機構的投資策略。上市資源不再稀缺,二級市場擴容,上市公司的估值也將不再高企。上市公司估值的下調使得一、二級市場價差縮小,這將使過去賺取一、二級市場價差的Pre-IPO模式的暴利難以為繼,投資泡沫面臨破裂,過去高價搶到的項目,恐怕要面臨虧損退出的風險,這將進而迫使其改變以往的投資策略,價值投資將成為主流。從投資階段上來看,價值投資的表現之一就是將投資階段前移,關注處于更早期,包括成長期和發展期等,甚至種子期的企業,而非成熟企業,依靠企業的成長來獲利,而非一、二級市場的價差。

  高瓴資本合伙人曹偉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私募基金在全球和中國范圍內仍處于快速發展階段,有廣闊的發展前景。私募股權基金應堅持價值投資,不僅要做長期資本,還要做賦能資本,為企業提供全方位的賦能服務;不僅要發現價值,更要創造價值,持續投資新興產業、培育新動能,同時充分挖掘傳統行業價值,利用數字化、信息科技等為傳統企業賦能,提升企業內生動力。

責任編輯:梁艷珍
广西快乐10分分析